我要户外

查看: 376|回复: 5

[【原创】] [周六登山]2018年6月9日至6月10日仙居公盂岩至天柱岩穿越汇报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6-20 09:21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[color=Na[周六登山]2018年6月9日至6月10日仙居公盂岩至天柱岩穿越汇报

          有人说:“所有远行的人都有诗写,所有孤独的人都有酒喝,所有旅行的人都有故事,……”。那就讲讲6月9日至6月10日51周六队一行19人,去仙居公盂岩至天柱岩穿越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 惊险电影大片中,常常会有个套路,某人应意外,不能成行该次旅行,奇迹般地避免了不幸或错过了终身难忘的经历,故事总是有预兆的。9日一早7:00出发时,果然飞了一只鸽子,习以为常,没有多虑,驴队照常出发。

         10:30下高速到公盂岩前坑村,望望碧蓝的天,阳光灿烂,大伙都露出会心的微笑,爬山人都希望上天照顾。与去年来公盂岩不同,这次不走山道,改走水路,沿公盂溪上行,一路溪水叮咚,修竹夹岸,溪畔山坡杨梅压枝,随心慢走,好是修闲,下午2:00便达晚上住宿处公盂岩下坪村,四下散去,各寻乐子。

         是夜,一宿无惊,未闻鼾声,也未闻鸡鸣狗吠,小山村寂静如一潭死水,天阴沉着,天气预报当地上午9:00至10:00有雨,此后转晴天,公盂岩至天柱岩,山高路险,都期盼着老天早点开出太阳,7:15满怀激情,带上吊索出发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向导是个50岁左右的中年汉子,话不多,上山健步如飞,不太跟得上,也许路程遥远,估计要走八个小时,所以上山赶得很。出发不到半小时,天开始下雨,时大时小,但一直不停,汗水与雨水混在一起,全身湿透,地十分泥泞,常常会滑倒,手被树枝划伤出血,鞋里灌满泥浆,为了挡风,还是套着那件己被树枝划得千疮百孔的雨衣,湿闷得让人心烦。10:50左右到一悬崖处,崖深约40米,崖壁几近九十度,天还下着雨,崖壁湿滑,岩降十分困难,原路返回己经不可能,只能咬牙前行,大多数女同胞都是靠身系腰上的吊索吊放下去的,十分危险,悬崖半空中一有用力不当,就会半空侧身翻滚,全身多处都会擦伤,在互相鼓励和帮助下,一行19人终于全部安全下降到崖谷,己经是下午2:40,崖降将近用了近4个小时,一行人在冷雨中浸泡,焦急地等待 ,多数人还没吃中午,在悬崖边饥寒交迫中颤抖,但还是在刺激中显得亢奋和信心满满,但这一切仅仅只是一个开头。

         因为崖降耗时太多,向导焦急地催大家赶快上路,前面还有一大半路,转过谷底 ,回望刚才崖降的山峰,山头压人,雨雾吞人,雾气中显得狰狞可怕,让人胆寒。此后,一直就在山脊上行走,确切地讲是在悬崖边行走,雨虽然慢慢地小了,但雾气未退,完全看不到周围的山景,只知是在山脊悬崖上行走,上山下山,又上山又下山,道峭路滑,时常要用手攀爬,不知翻过了多少坡,爬过了多少坎,路似乎永无止境,一直伸向云端,听向导说要去的天柱岩就在这山后,可是走啊走啊,就是走不到,浓雾的深处藏着隐约的山峰和不可预测的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 人己十分疲惫,风雨交加下行走,崖石又十分湿滑,十分消耗体力,行走己成机械动作,终于大约在下午6:00左右,雨止,天色放晴,云雾慢慢飘退,随风飘过山脊,飘过我们 ,又给了我们一次细雨拂面,回望行进中的队伍,在山脊悬崖上错错落落,时隐时现,甚有悲壮之感,我们是倔强而不屈的队伍。

         雨止,双眼远眺,神仙居景区就在云海的对岸,崖连成墙,高深伟岸,感叹世上竞有如此绝色美景,也许是上苍给我们这群吃尽苦头的人一丝慰藉,不见风雨怎能见彩虹,有人曾描述神仙居“春光邀我步云端,翠绿屏围一水连”,而此时己是黄昏,天色己暗,我们只能“回首苍茫无限意,青峰错落夕岚间”,抓紧赶路,希望天黑之前走出大山。

         天越来越黑,夜慢慢吞噬着大山,也吞噬着我们,高高的天柱岩矗立在云端之上,挺拔雄伟,远眺如一尊观音坐像,静坐在群山之巅,我们一行队伍在慢慢地向她靠近,无意中希望得到她的庇护,让我们平安地走出黑暗,走出大山。我们都赶紧向天柱岩赶,向导也急了,因为到天柱岩前的一段路,仍然是行走在山脊之上的悬崖路,黑夜走行,危险可想而知,恐惧的情绪开始漫延,特别是个别女同胞,有担心身遭不测的念头。前队赶到天柱岩山腰,己是晚上7:30左右,天己完全黑了,要靠头灯和手电来照明,经与向导商量,前队9人先下撤,向导返回去接应后队。

         向导交代,从天柱岩下撤到盘山公路大约半小时的路程,可是我们走啊爬啊,摸着黑,借着头灯微弱的灯光往下撤,陡峭之处,都是屁股坐地一屁股一屁股地移下去,雨后的山路,岩石特别滑,踉跄中深怕跌入山涧深渊,路时宽时窄,时陡时滑,深怕走岔路,不时地停下来寻找路标,队友间不断地相互鼓励,一伸手一掺扶,都是一种感动,用头灯借光给队友,都是一份温暖,没有过多的语言,尽是相互间的信认和帮助。

         向导说的半小时路程,我们摸黑足足爬了二个小时,前队9人终于在晚上9:30左右先行走到公路,真有大难不死的感觉,后队10人更加艰苦,两小时后,大约11:30左右才全部安全下撤至公路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 人生有许多记忆,或愉快、或悲伤、或沉沦、或亢奋、或愤怒、或心慰、或恐惧、或安籍,都需要经历过,这才是完美人生,人生的一切感受都只有经历过,才是那样地真切,那怕是到达盘山公路时,队友“江南”递来的一片午歺肉,下山后义岸驿站的热水澡,都有由生而来最好吃的午歺肉,最温暖的热水浴,人生不必多,只需绝处逢生,苦尽甜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全队从义岸驿站乘车返杭己是6月14日凌晨1:30,车己上不了高速,到杭己是6:00左右,天色大亮,身躯己疲惫地返回,思绪还在山间飞扬,这样地虐,这样地险,这样地让家人操心,是否值得?是否妥当?

        两天的险境穿越,象一本电影大片,19个人应该有19首美好的诗,19只激扬的歌,19个动人的故事,没有孤独,只有那刻骨铭心的风雨之路!

         队友们,我想念您们!vy]
发表于 2018-6-26 09:50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今天看了,写得挺好的!同行的哪位大侠写的
发表于 2018-6-26 09:59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觉得向导说的时间不准的,是按照他的脚步时间算的。所以和他的差距实在是很大!
发表于 2018-7-17 12:43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陈老大,给我永生难忘的这次经历。
发表于 2018-7-29 23:22:5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周六队微信群发个号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驴圈

本版积分规则

热门推荐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